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州新聞
分享

看福州如何在定西“繡”出萬畝生態林

一座“生態、旅游、觀光、休閑、示范、科研”六位一體的萬畝森林公園。記者 張人峰 攝

福州日報記者 陳濱峰 黃戎杰 莫思予 覃作權 /文 張人峰/攝

抬頭是藍天,放眼見青山。

甘肅定西市鳳翔鎮李家岔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李鋒沒想到,有一天這樣的生活圖景在家門口變成了現實。自家種不出莊稼的荒地,是如何成了風景,又帶來“錢景”的?秘訣是一套山海協作的繡花功夫。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3年多,10641畝林地,160.56萬株苗木,福州·定西東西部扶貧協作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生態林)項目“繡”綠了定西城區南面延綿的山頭,把習總書記當年在福建親自謀劃并倡導的長汀水土流失治理經驗送到定西,讓生態扶貧成為隴中增綠、農民增收的一抹靚麗底色。

2019年,該項目成功入選聯合國全球最佳減貧案例。眼下,一座“生態、旅游、觀光、休閑、示范、科研”六位一體的萬畝森林公園呼之欲出。

“繡”活一株樹

“看,這就是爸爸在定西種的樹,已經比你高啦!”暑假,福州市掛職干部、定西市綠化委員會副主任鄭思行帶著孩子走進生態林一期項目。

此時,立秋已過,林間依然草木蔥蘢,不時從眼前飛過的中華蜜蜂,仿佛將鄭思行的思緒帶回了3年前。

2017年3月,隴中大地冰雪消融,本應是春意萌動的時候。“但我們沒有看到春意,遍地是裸露的黃土,目光所及一片荒涼。”作為福州市林業局技術人員,鄭思行第一次來到生態林項目所在地——安定區南山時,終于見識到了當地民謠唱的“山是和尚頭”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多次的扶貧調研,福州市的有關負責人和干部們發現,生態環境脆弱是導致定西市深度貧困的主要成因之一,這個問題不解決,勢必影響定西長遠發展。

一個是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的前沿陣地,森林覆蓋率高,種樹有經驗、有技術;一個是自然條件嚴酷、貧瘠甲于天下的隴中黃土地,亟待改善生態環境……

對此,兩市一拍即合,決定從2017年開始,在山地連片、生態薄弱的安定區南山,共同探索一種“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生態林)扶貧”模式,立足于長期改善生態環境,以治理水土流失為切入點,在植樹造林的同時進行產業扶貧。

如何在荒山種活一株樹?面對這一道技術難關,來自福建農林大學以及福州、長汀的林業、水利等部門的專家,組建起技術團隊,帶著硬核實力來到定西。

“一番實地勘測,大家了解了‘隴中貧瘠甲于天下’說法的成因。”鄭思行說,由于水土流失嚴重,當地土壤腐殖質層很薄,養分幾乎為零。而一年350到600毫米的降水量,與超過1500毫米的蒸發量形成強烈反差,干旱也是一道繞不開的難題,“種下的樹好多年都長不高是常態,有的甚至一年比一年矮”。

既然“靠天吃飯”行不通,那就人工干預。榕定兩市開始圍繞“一棵樹在定西的成長”做文章。

一棵樹的成長要吃肥,栽種之初,每株苗木都搭配好了“營養餐”,包含有機肥2.5公斤、過磷酸鈣100克;

一棵樹的成長要扎根,因此“營養餐”里還加入了生根粉,幫助苗木早日扒住土、長出根;

一棵樹的成長要喝水,多重“保濕”手段齊上陣,澆水時往土坑里加保水劑,讓水變得黏稠而不易流失,三期、四期項目還往土坑上面覆蓋枯葉、草根,減緩水分蒸發。

栽種只是第一步,日后的撫育也是成活關鍵。在一期項目現場,記者看到一根根黑色細管順著樹的根部“爬”過,正是配套建設的1020畝滴灌工程。每到旱季,高位水塔開啟閘門,水便從管道輸送給每一棵樹“解渴”。

“但這種模式成本高,隨后幾期項目,我們找到了更簡單有效的方式。建設多個100立方米的簡易水池,每年兩次配合抽水機、水管來給樹木澆水。”鄭思行告訴記者,由此省下來的資金又投入到了優化苗木規格上。

一期選用1米高的苗木,如今已優化為1.5米高的苗木,更大的冠幅、更發達的根系,保證了更高的成活率。

“挖大坑、栽大苗、施大肥、澆大水”的創新造林技術,打破了當地“只種不管”的簡單造林模式。有著20年造林經驗的定西市安定區林草局黨組成員陳正斌對此心服口服:“在此之前我們從沒這么做過,福州的造林經驗對定西來說是顛覆性的。”

3年前種下的樹苗如今“躥”得比人高,穩定在98%的成活率讓定西群眾看到了綠色的希望。

看福州如何在定西“繡”出萬畝生態林

鄭思行的妻子帶著女兒來看望生態林。記者 張人峰 攝

“繡”好一片林

林子越“繡”越大,短短3年多就將綠意鋪滿南山。蔚為壯觀的景致之下,可喜的變化悄然發生。

“過去咱們這連鳥都難覓蹤跡,現在山雞、野兔也多了起來,這說明生態好轉啦。”連續四期參與造林施工的安定區建檔立卡貧困戶劉淑梅說,多虧這幾年學到了“繡花功夫”,不僅把樹種活了,也把林子造好了。

造林是個粗活,不就是刨個坑、種上樹嗎?這是3年前榕定首次合作造林時,劉淑梅與其他施工人員的看法。如今,他們一致的看法是,“造林是個技術活”。

根系土球還有標準?對,土坨直徑至少25厘米,時間再緊也要重新尋找達標苗木;

樹坑差不多就好?不行,必須挖到50厘米深,施肥、澆水也得定量定時。

人工作業種一會歇一會?太慢,投入挖穴機,一臺抵過20人的工作量;

……

造林全程,榕定兩市工程技術人員都扎在山上,嚴把整地、施肥、種苗、栽植、澆水、覆土等六道關口。

“一開始大家總是不解,種樹怎么還要這么精細、這么較真,這不是折騰人么?”劉淑梅回憶,樹還沒種上時,氣候干燥、風沙也大,常年生活在福州的技術專家臉上、嘴上都脫皮了,還是風雨無阻堅持每天上山,挨個指導施工人員。漸漸地,大家都被這股勁感染了,種樹都按照“規矩”辦。

幾個月過后,看到種下的樹木一改過去“粗放型種植”蔫頭巴腦的樣子,間隔均勻、整齊劃一,長勢越來越好,大家服氣了,也就下決心要把這片林造好。

磨合期過后,接下來幾年的施工越來越上道,1個月造林3千畝都不在話下。劉淑梅也憑借著經驗積累,從施工人員成長為技術指導,帶起30人的隊伍繼續造林。

“生態林項目,為我們培養了一批管理規范、技術嫻熟的林業隊伍。”陳正斌說,即使在今年,福州的技術團隊受疫情影響不能到場指導,本地工程隊也在5月前順利完成四期造林任務,而沒有亂了“繡花針腳”。

“樹種活了還不夠,生態好了才能造就森林。”福建農林大學教授張國防表示,每期項目在規劃設計之初,就十分注重生物多樣性建設和生態功能提升。因此,除了怎么種樹外,種哪些樹、間隔多大也頗有講究。

一方面,喬灌混交、針闊混交、闊闊混交、草灌混交等不同模式,讓林間景觀錯落有致。另一方面,云杉、油松、山杏等鄉土樹種,配置山楂、多拉多毛豆等果樹和農作物,讓“沃土工程”初見成效。張國防舉例:“比如,大豆可以增加土壤肥力,還能覆蓋土壤來減少蒸發。因此套種了大豆的樹木,到了11月還是綠油油的。”

項目還實行養護撫育三年工作機制,將生態環境的管護責任落實到了山頭地塊。每年進行兩次澆水、施肥、除草,加強日常防火、防鼠等工作,確保了造一片、活一片,成林一片、成景一片。

看福州如何在定西“繡”出萬畝生態林

鄭思行與當地干部一起探討林木培育。記者 張人峰 攝

“繡”出致富路

“南山有片‘福州林’,大家都說好!”定西人口中的“福州林”,就是福州·定西東西部扶貧協作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生態林)項目。每當天氣晴好,就有不少定西市民相約上南山,在“福州林”里散散步,在“福州亭”里唱唱歌。眼看山頭越發熱鬧,李鋒做起生態護林員的工作更來勁了。

李鋒今年56歲,是李家岔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家中原有40畝地,種過土豆、小麥、玉米,但因山地土壤貧瘠,收成不好且價格低,一家生活難以為繼。“福州林”的實施,為他帶來了福音。

“40畝地全部退耕還林,一畝補助1200元,5年結清。我還被聘為生態護林員,一年工資有8000元。”李鋒樂呵呵地說,每天巡山看看哪里有火災隱患、哪里有病蟲害,既護林又增收,還能保持身心舒暢。

“俗話說‘靠山吃山’,百姓溫飽不解決,水土流失的治理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張國防認為,“長汀經驗”之所以成為中國水土流失治理的典范,核心在于“生態美”與“百姓富”的有機統一。

因此,“福州林”啟動伊始,就將種苗、造林、管護、發展林下經濟等環節與扶貧工作緊密結合,“繡”出一條增綠與增收、生態與生計齊頭并進的致富路。

像李鋒一樣從中直接獲益的貧困戶不少。據統計,“福州林”一至四期項目建設中,退耕還林補助惠及118戶貧困戶,戶均增收11633元;帶動9戶貧困戶育苗21畝,每畝增收1655元;共吸納390戶貧困戶參與造林務工,戶均收入3280元;向6名建檔立卡貧困戶提供公益性護林員崗位,戶均增收8000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還有更多“綠色紅利”蘊含在立體林業中。排排綠樹間,隱約可見五角楓、火炬樹等彩化樹種,早酥梨、山楂、棗樹等果樹,還有黃花槐、刺槐等蜜源植物。記者看到,已經有當地居民把蜂箱搬來“福州林”的空地上,產出的槐花蜜一斤賣出了上百元,早早就被訂購了。

張國防介紹,“福州林”系統謀劃了林果、林花、林蜂、林旅、林農、林藥、林菌、林禽融合發展的生態扶貧產業鏈,正把“向往的生活”延伸到通渭等定西市其他縣區,未來將進一步發揮生態林資源優勢拓展致富門路,既種出萬畝風景,也種出綠色產業。

“挹閩江之水,潤隴中嘉木;集閩都才智,助鳳城展翼……”《榕定生態扶貧賦》濃縮了東西部協作“繡”出萬畝生態林的佳話,鐫刻在“福州亭”的碑石上,還將繼續見證這一場綠色崛起……

“以前我們造林,年年都要補植?,F在看到山綠了,生態好了,心里也舒坦了。”陳正斌表示,現在生態林項目,已經成為定西市造林標準最高、質量最好、面積最大的人工林。

采訪手記

“繡”出綠水青山“繡”出美好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脫貧攻堅全過程都要精準,有的需要下一番“繡花”功夫。歷經3年多的建設,作為福定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標桿項目——生態林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成績,靠的就是一股“繡花”的勁頭和功夫。

福州地處東南沿海,日照充足,雨水豐沛。種樹在很多福州人的印象中,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不就是挖個坑、埋個苗、培個土的事情嗎,沒有那么多“道道”。但是在甘肅定西,土地貧瘠,水土流失嚴重,種樹的艱難用當地流傳的一句話來說就是,“種活一棵樹比拉扯一個孩子還要難。”

“繡”好生態林,要的是一片真心。對待每棵樹苗,來自福州的工程技術人員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小心呵護??有×?,重新挖;苗小了,重新選;肥料少一克不行,水少澆一分也不行。為了讓樹苗長得高、長得快,他們施展開了“十八般武藝”,機械挖穴、滴灌工程、高位水池、精細施肥追肥等先進技術輪番上。正是這樣小心翼翼的精心呵護和管養,才造就了98%的種樹成活率,取得了1年抵3年的造林效果,硬是給光禿禿的荒山披上了“綠裝”。

“繡”好生態林,靠的是一顆恒心。人若無恒,萬事不成。植樹造林不是取巧活,關鍵在于久久為功、善做善成。從一期、二期,到三期、四期;從簡單造林到生態系統恢復;從增綠生態,到增收脫貧,生態林的建設不僅讓荒山變身綠水青山,更讓綠水青山成為脫貧致富的金山銀山。所有這一切,正是一批批的來自福州的掛職干部、技術專家和定西人民攜手同心,用恒心、用毅力,一茬接一茬干出來的。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我們相信,厚植綠色家底的定西,只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定能繪就山青地綠、脫貧致富的美好生活新圖景。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州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藍寶石都是藍色的嗎? 螞蟻莊園9月21日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